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本土期货私募已成国内对冲基金重要力量

   近些年来,我国期货市场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交易品种和工具不断丰富完善,市场规模大幅扩大,服务实体经济的深度和广度进一步拓展。期货经营机构业务日趋多元,综合实力大幅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提升明显。
   随着近些年的发展,期货行业也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既熟悉衍生品交易特点又懂得风险管理和对冲的专业性衍生品应用人才。他们或留在期货行业,构筑更扎实的期货服务实体的基础;或加入现货企业,帮助企业组建团队,管理经营风险;或创设投资公司,拓展期货服务外延,宣传对冲投资理念。

   与此同时,在期货市场的滋养下,一批“土生土长”的私募机构发展壮大,并成为国内对冲基金的重要力量。如今,虽然这些期货私募机构的资产配置范围扩大到股票和债券等领域,但期货已然融入他们的基因中。期货独有的对冲思想、宏观思维、全球视野,使这些机构在当前大资管背景下拥有一定的竞争优势。


   近些年来,国内期货市场发展取得了瞩目的成绩。交易品种和工具不断丰富完善,市场规模和承载量快速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深度和广度进一步拓展。期货经营机构业务日趋多元,综合实力大幅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提升明显。与此同时,期货行业也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既熟悉衍生品交易特点又懂得风险管理和对冲的专业性衍生品应用人才。他们或留在行业,构筑更扎实的期货服务实体基础;或加入现货企业,帮助企业组建风险管理团队;或创设投资公司,拓展期货服务外延,宣传对冲投资理念。凯丰投资的创始人吴星就是其中一员。



   在国内期货市场的滋养下,还有很多和凯丰投资一样“土生土长”的期货私募机构发展壮大,成为国内本土对冲基金的重要组成力量,如敦和资管、混沌投资等。
   这些私募机构伴随期货市场生根、发芽、壮大,虽然资产配置范围不断扩大到股票和债券等,但期货已然融入他们的基因中。期货独有的对冲思想、宏观思维、全球视野,使这些机构在当前的大资管时代拥有一定的优势。
   期货市场发展曲折  饱含老期货人心血
   期货市场栉风沐雨30年,经历了研究孕育、试点探索、清理整顿、规范发展和创新发展等阶段。回忆近15年的期货从业经历,吴星认为,国内期货市场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一代代老期货人的拓荒。
   2003年,吴星入职中国国际期货。早在那时,中国国际期货就定下产业研究的总基调。接下来的十年,是期货市场快速发展的十年,也是中国国际期货厚积薄发的十年。回过头看,作为中国期货市场的黄埔军校,中期培养出众多中坚力量,吴星也是其中一员。
   尽管那时的期货市场,社会认可度不高,但期货人用淳朴、刻苦和专业的精神,不断推动着期货市场向前发展,并用实际行动向社会大众普及期货知识、宣讲期货功能和作用。
   “我记得很清楚,刚入行的时候,我们给客户打电话,询问对方是否需要期货,经常被人家当做骗子。根本没人知道期货,但是我那些老前辈们,他们要不断地灌输期货的思想。客户都是一个一个开发出来的,中间的过程异常繁琐艰辛。”吴星回忆,当时每天给客户一个一个打电话,打完电话后给人家传真每日热评。
   “最难的是原始的客户积累。好在入行的时候领导已经开发了一群客户,他们做完了行业调研,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到我们这只要跟踪客户。我就服务好这些客户,边服务边学习。我那时还是菜鸟,实际上是人家教我。”吴星回忆说。
   那时,以王志超、温勇为首的有色研究,以陈涛为首的农产品研究,受到了产业客户广泛的认可,这是中期第一批产业研究员。吴星属于中期第二批产业研究员,主要研究小麦。
   在谈话中,不难看出他对农产品有着深厚的感情。吴星一再强调,交易信心是培养而成的,套利交易是培养信心的绝佳方式,而农产品为套利提供了很好的机会。“一般没有哪个有色金属研究员不懂宏观经济的,而宏观经济的研判往往是最难的。可是农产品不需要关注这些,只需要关注农产品平衡表。硬麦、强麦、玉米、豆粕和大豆等丰富的品种,它们之间相互联系相互作用,提供了不少套利的机会。那时有客户提出套利交易的需求,我就开始做,一上路就是套利研究。”
   依托产业成长壮大  成立私募扬帆起航
   2004年7月5日起,大商所在豆粕期货交易中引入厂库交割方式和期转现制度。这是继2003年初调整交割地点后,豆粕期货合约在交割上的又一次重大创新。厂库交割方式以豆粕为起点展开,当时中期承担了厂库交割的主要调研工作。吴星跟随大商所参加了此次调研。
   此次调研对吴星影响重大。整个调研下来,他对产业有了新的思考,比如交割品和交割库的选择、交割标准的设置以及交割对价格的影响等,使他后来对套利的理解更为深刻。用他的原话说,他们这一代人在期货行业大开发、大进步、朝着正规产业研究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入行,是真正依托产业、服务产业中成长起来的。
   2012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召开。时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为当年金融市场定调,他提出,“要加快培育和发展市场中介机构,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引进成熟市场的机构、人才、产品和技术,有效提升境内机构的专业服务水平,推动基金公司向现代资产管理机构转型。”这一消息让吴星倍感兴奋,他认为,“恰逢金融大时代,凯丰扬帆要远航”,那时正是从研究员转型资产管理的绝佳机会。
   如今,凯丰投资已经成立7年了,成长为一家在行业内赫赫有名具备期货特色的百亿级私募。多年来, 凯丰投资专注于宏观和产业基本面研究,通过深入产业链调研、挖掘产业细节,并辅以量化手段,协助公司交易决策,连续多年获得了优异的市场表现。
   吴星用“熬”来形容这7年来的时光。“投资是水磨的功夫,是慢慢熬出来的。只要你想稍微扩大一点资金规模,就会碰到很多困难。你会发现,管理2000万和管理3亿是不一样的,规模上有变化,品种上有变化,每一次变化对于公司来说都是困难。这中间没有任何捷径,就是建团队、磨团队和熬团队,这中间不断提要求不断改善,不断提要求不断改善,让团队更具竞争力。”
   深耕产业细节  投资是一项体力活
   近年来,随着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私募金融机构的壮大、CTA策略的风靡,越来越多的期货私募开始崭露头角。比起股票私募,这类私募更多注重的是“小而美”。
   “细节暗藏产业密码,研究发现价值内核。”凯丰投资以细节研究闻名行业,出身于农产品研究员的吴星,对基本面的研究要求十分严格。公司四五十名研究员,遍布在产业的各个领域。“一定是各个产业内的精英”,吴星这样要求他们,行业人士可能只关注价格,凯丰研究员要关注更多细节,一定要对细节有深入独到的理解。
   凯丰投资门口的LED屏幕上,显示着公司这一天的路演和其他会议,大部分会议室都坐着人,他们或是内部讨论,或是外部交流。每个产业都有海量的细节需要挖掘和探讨,研究员之间、研究员和投资经理之间、公司内部和外部之间都需要大量的互动和交流。
   “我相信投资不是脑力活,而是体力活,是一群智商比较高的人持续的体力活。”吴星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在吴星看来,比起判断期货价格的涨跌,研究员深耕产业是最重要的。价格涨跌是很多外部因素博弈的结果,外部因素可能占百分之八九十,行业因素只占百分之二三十,好的研究员能分析产业内部差异性的本质,而不是判断价格的涨跌。
   “你根本不需要告诉我豆粕会涨会跌,我不需要你这个判断,我要的是什么呢?华南跟华东的豆粕基差会不会涨?价差会不会发生变化?为什么变化?饲料厂的配方会不会发生变化?猪的蛋白添加量会不会发生变化?进口大豆的出粕率会不会有变化?我觉得这些东西是研究员应该搞清楚的,也可以搞清楚的。如果这些都搞不清楚,你就不是合格的研究员。”吴星说。
   以前凯丰投资的品牌理念是“致广大,极精微”,这句话被印在了公司每个员工的名片上,也刻在了每个凯丰人的骨子里。今年8月,吴星把这句格言改成了“极精微,致广大”。这看似没多大的改动,背后却是吴星对产业、对细节的执着。
   他认为,“致广大”来自内心的诉求,而人最难做的是“极精微”,因为它是逆人性的。涓涓细流,汇成江河,一个好的研究员应该是从一个品种的细节开始一步步钻研,只有先把细节做好,才能不断往外界扩张。如果一开始就想触手伸到每个板块,在每个领域都能侃侃而谈,那他就不可能在单个领域深入研究了,最后只是半瓢水。
   记者从采访中发现,凯丰投资有两个较为鲜明的特点:一是重视产业研究,二是重视技术投入。目前公司投研团队80余人,其中研究板块分为主观研究和量化研究团队,主观研究不仅覆盖交易所全品种,还组建了债券和股票团队。
   鲜为人知的是,凯丰投资在技术上投入很足,目前公司有二十余名技术人员。技术部门作为主观研究的辅助,对研究的推动和支持已初见成效。
   他在电脑上向记者展示了“凯丰机器人”,作为一款自行收集数据的程序,“凯丰机器人”在窗口里不知疲惫地更新着即时消息,抓取、集中和汇总第一线的产业数据和资料。
   “本来数据可以由研究员自行整合,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目前这个程序已经可以生成部分品种的智能研报,研究员不需要写任何东西,可以将更多时间放在细节的思考和加工、信息的整合和分析上面。”吴星说,尽管这些功能目前还不是很强大,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好的想法都能用技术解决。
   “投资机构有一个持续迭代和精进的过程。一些微小变化,内部感觉并不强烈。积土成山,风雨兴焉,一段时候后就会发现从量变到质变的极大飞跃。”他说。
   投资反哺社会  金融助力中国企业
   吴星办公桌后方的墙上挂着一幅字画,上面写道:“为将之士,智信严仁勇”,这简单几个字,概括了他多年的投资精髓。“智者无虑,信者无惑,严者无隙,仁者无忧,勇者无惧。”这是凯丰投资的管理理念。
   “投资里最重要的是博弈,本质是想方设法、多方以误之,让对方犯错。怎么做到这些?就是智信严仁勇。”他解释说,智者无虑,意味着研究员考虑多个维度,永远要比别人想得多、想得细。对于投资经理而言,别人想到一,你要想到二三四五。不仅要思考产业问题,还要思考博弈方法。因为研究是一个世界,投资是另一个世界。研究和投资相差很远,研究可能是一百步走了前面的十步,投资还有九十步要走。
   吴星说,所谓“信者无惑”,就是做投资少不了信仰。尽管中间有很多挫折,仍然坚信中国的未来会越来越好,在投资方面始终选择自我内心的追求。“我可以选择很多方式赚钱,但是我会选择最干净的做事方式,虽然可能会很委屈、很难受,但我内心至少不纠结、不彷徨。”
   2015年股市大跌,而当时吴星宣称坚决不做空中国股市,拒绝做空股指期货,这一做法让不少业内同行和客户瞠目结舌。细想下来,这一做法和凯丰投资一直坚持的“让金融助力中国企业,圆中国金融强国梦”观念一以贯之,也符合他一再坚持的“信者无惑”的投资信仰。
   期货私募具备做大做强的基因
   类似于吴星,还有一些人,同样出身于期货市场,投身于资产管理领域,发展成为百亿元级私募。尽管这些私募扩大资产配置边际,但是期货已然融入他们的基因。期货市场独有的对冲思想、宏观思维、全球化视野,使得这类金融机构在市场上具备天然的优势,是天然的宏观对冲基金。
   在吴星看来,期货出身的私募具备做大做强的基因。因为期货是综合性看待经济的工具,标的是大宗商品,大宗商品的价格反映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侧面,而股票对应的标的是企业,反映的是太多散点。
   经过多年的发展,期货市场的投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可能大家都不是很擅长基本面,而是以纯粹的价格涨跌、K线图来做投资的。现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研究基本面的行业分析师,他们具备一定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从重技术到重研究,这是吴星感触最深的一点变化。
   然而,量化投资从引进到崛起只用了短短的几年时间,对期货市场的影响越来越显著,从技术到行研再到技术,市场出现的这种变化,吴星将其称之为“螺旋之螺旋的进步”。“现在有做日内的,有做短线的,有做投机的,有身经百战的,有身怀绝技的,他们还愿意留在市场上做交易。但随着未来专业性金融机构越来越多,目的性特别强的机构越来越多,散户的成交量和持仓量的比例一定会降下来。市场的发展要历经血与火的洗礼,目前来看这个过程正在进行。”
   在他看来,市场经过激烈的竞争,最后1000家机构可能活下来500家,1万个散户或者更多散户被消灭,市场流动性将持续下降。“老一代的交易员已经很难在这个行情里面赚到钱,老的量化交易员也赚不到钱。这是冬天来临前的肃杀,专业投资机构越来越强,资金规模越来越大,专业的量化管理能力和资金也在迅速提高。两个派系的牵制也越来越强,其他投资者面临严峻的生存挑战。”他说,未来市场上有两种人会生存下来。一是持续在行业投入的产业企业或金融机构,二是在量化上持续投入的公司。凯丰要以“过冬”的心态来做投资,既要理解量化的思路和策略,又要持续强化和精进自身的投研能力,改善和提高交易效率,减少损失。
   对于未来的期货私募发展情况,吴星认为,一个行业竞争的本质靠的是核心竞争力,而不是靠外部环境。未来有竞争力的期货私募管理人大概率是专业投资机构出身,因为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投资一定要有方法论、有体系,“豪门派”一定会随之增多。除非极个别人能力很强,才能在豪门中脱颖而出。另一种是行业型人才,他对所从事的产业有着丰富且深刻的理解,这种人一旦懂交易之后,出来做私募就非常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