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新起点谱写国际化新篇章

   原油期货上市、铁矿石期货顺利引入境外交易者、外商投资期货公司股比限制放宽政策落地、更多成熟期货品种引入境外交易者正在积极推进中……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我国期货市场进入了全面对外开放的新时代。即日起,本报推出“构建期市对外开放新格局”系列报道,从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战略意义、实施路径以及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等方面进行梳理、分析和总结,敬请关注。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也是我国探索期货交易30年。在过去的40年中,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与之相伴,期货市场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走过了高速发展的30年。
   栉风沐雨,砥砺奋进。30年间,我国期货市场脚踏实地、大胆探索、积累经验、不断创新,走出了一条符合国情的特色化发展道路。
   当前,我国对外开放逐步从制造业向金融服务业延伸,资本市场开放已成为我国推动经济全球化、深度融入世界的举措之一。作为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期货市场在这一过程中坚持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的发展方向,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一带一路”为宗旨,力争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与实体经济风险管理需求相适应。
   2018年,期货市场坚定迈出国际化步伐:原油期货成功上市、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顺利启动、期货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逐步取消,这标志着我国期货市场开启国际化新征程。
   从国家战略高度认识期货市场对外开放
   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去年在出席2017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时表示,要从国家战略高度认识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期货市场通过期货价格,引导商品、资本等资源在全球范围内流通、配置,是最具有全球化特征的金融市场。期货市场理应在推动我国金融开放中发挥重要作用。
   “总体看,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程度和国际化程度,与高水平开放型经济的定价和风险管理需求相比,还有一定差距。”方星海说,从期货行业发展看,尽管我们国内市场很大,但国际市场更大,我们必须走向世界,才能获得更大的发展。
   期货业资深专家李强日前在第十五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上表示,期货市场国际化本身是金融市场开放的组成部分,但同时又服务于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期货是一个国家参与国际竞争的战略制高点,在全球化经济体系中,一个国家是否拥有价格影响力是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标志。
   “以美国为例,芝商所和洲际交易所作为原油、农产品、软商品的全球定价中心,在大幅提升美国经济利益的同时,也显著增强了美国的国际竞争力。”李强说。
   自20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5年间,“一带一路”建设从理念转化为行动,成绩斐然,期货市场跟进配套服务是理应承担的历史使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原所长任兴洲认为,期货市场应把握难得的发展机遇,通过与沿线国家开展国际合作,扩大“中国价格”的国际影响力,同时也为境内实体企业“出海”提供风险管理工具。
   国际化目标是融入全球定价体系
   在未来金融业开放的格局中,期货市场应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大商所党委书记、理事长李正强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期货市场要成为全球市场定价基准和风险管理的平台。他解释说,依托中国经济体量及其在全球贸易格局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中国期货市场可以让世界各类机构共同交易形成以人民币计价、具有全球代表性的大宗商品价格,同时也给各类投资者提供交易工具和风险管理平台。
   李强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认为,期货市场国际化的目标就是要融入全球定价体系。国际定价中心有三个特征:一是有强大的价值发现功能,二是有投资机构集聚的功能,三是有完备的法律体系和规则认同。只有国际化的交易所才能融入全球定价体系,直至成为某一商品或金融衍生品的国际定价中心。
   “目前全球期货市场可以说是三足鼎立:美国、欧洲和亚太地区。美国以美元定价,欧洲以欧元定价,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目标就是希望通过国际化,逐步成为以人民币定价的全球商品和金融衍生品定价中心。”李强说。
   “中国期货市场不能仅做发达经济体期货市场的影子市场,满足于价格的被动接受者和跟随者,而是要融入全球定价体系,拥有一定的定价权,成为权威价格趋势的主动引领者和发现者。”中国农业大学期货与金融衍生品研究中心主任常清说。
   常清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中国期货市场建设之初就承担着两个历史使命:一是形成中国大宗商品价格体系;二是融入全球大宗商品和金融衍生品定价体系,谋求定价权。经过30年的发展,中国期货市场品种体系不断丰富,部分期货品种成为现货贸易的定价基础,很多现货企业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应该说已经初步完成了第一个历史使命。当前,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扎实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提速,期货市场迎来了实现更高历史使命的战略机遇。
   期货市场国际化可借力而行
   期货业资深专家张宜生在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一带一路”助推中国与沿线国家经贸合作升温,中国实体企业掀起“出海”热潮,帮助沿线国家建设以铁路、港口为中心的交通网,覆盖周边地区。通过双方基础设施建设,带动贸易,推动投资。
   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中,要使用大量的大宗商品。预算时需要给大宗商品定价,要运用期货市场的价格信号;建设过程中需要对库存进行保值,要运用期货市场作为风险管理工具。
   “期货业要把握中国实体企业‘出海’的契机,为其提供跟踪式期货综合服务,与银行业、证券业通力合作,为企业提供一系列金融服务,不能让国际投行抢占先机。”张宜生说。
   张宜生认为,期货市场国际化存在别的国家和地区是否认可期货价格的问题。但是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原材料是中国企业采购,钢材、玻璃、沥青等期货品种是中国期货市场独有,期货市场国际化借力而行是历史性机遇。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认为,整体来看,我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不超过65%,远低于世界85%的水平。他建议,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在这一过程中,有望建立一个以中国为主导的贸易关系,并整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影响大宗商品定价规则,助力中国期货市场逐渐成为区域性定价中心。
  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期市扩大开放
   有业内专家表示,对外开放不仅是我国期货市场自身发展的内在需要,也是服务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需要。加快推进对外开放,有助于提升我国期货市场和行业的竞争力,进而更高质量、更高水平、更高效率地服务我国实体经济。
   胡俞越认为,在新时代的新常态背景下,国内经济L型走势已成为各界共识,在L型经济增长中,实体经济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新的问题。此时将发展重心转移到金融市场上,大力发展金融“软实力”,以此提升我国实体经济“硬实力”,软硬结合促进我国经济“由量到质”的转变。
   中国的经济发展正在日益国际化,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稳步推进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有助于我国提升大宗商品定价权,占据大宗商品贸易战略制高点,进一步提高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对于期货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的逐步取消,胡俞越认为,此举是加快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的重要一步。一方面,外资进入会倒逼期货经营机构提升竞争力,推动期货市场加速走向规范、成熟、开放;另一方面,境外资源可以给我国期货经营机构带来新的发展理念和经营方式,为期货公司走向全球市场提供各种必要的经验、资金和人才支持。
   宏源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化栋认为,要充分总结改革开放40年和期货市场30年探索的重要经验,坚定自信,立足本土,优化体制机制,不断引进境外先进经验和人才,创新商业模式,为客户提供综合化产品和服务,促进期货市场质、量同升,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高质量的多元开放的期货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