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宏观早报20171226

一、近二交易日经济日程

欧美:

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7-12-26
美国
上周ICSC-高盛连锁店销售环比(%) 2017/12 --
--
2.8
-0.9
7:45
2017-12-26
美国
上周ICSC-高盛连锁店销售年率(%) 2017/12 --
--
2.8
1.8
7:45
2017-12-26
美国
上周红皮书商业零售销售年率(%) 2017/12 --
--
4.4
2.1
7:45
2017-12-26
美国
里奇蒙德联储制造业指数:季调 2017/12 --
--
30
7
10:00
2017-12-26
美国
达拉斯联储制造业产出指数 2017/12 --
--
15.1
14.8
9:30

亚太:

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7-12-25
中国台湾
M2(平均)(亿新台币) 2017/11 --
426,309.00
423,847.00
409,654.00
16:20
2017-12-26
日本
家庭月均支出:实际同比(%) 2017/11 --
--
0
-1.5
8:30
2017-12-26
日本
家庭月均支出(日元) 2017/11 --
--
282,872.00
270,848.00
8:30
2017-12-26
日本
失业率:季调(%) 2017/11 --
2.7
2.8
3.1
8:30
2017-12-26
日本
失业率(%) 2017/11 --
2.6
2.7
3
8:30
2017-12-26
日本
CPI(剔除食品):东京都区部:同比(%) 2017/12 --
--
0.6
-0.6
8:50
2017-12-26
日本
日本央行公布10月30-31日货币政策会议纪要
--
--
--
--
8:50
2017-12-26
日本
CPI:东京都区部:环比(%) 2017/12 --
--
0.3
-0.4
8:50
2017-12-26
日本
CPI(剔除食品):环比(%) 2017/11 --
0.1
0.3
0
8:50
2017-12-26
日本
CPI:环比(%) 2017/11 --
0.4
0
0
8:50
2017-12-26
日本
CPI:同比(%) 2017/11 --
0.6
0.2
0.5
8:50
2017-12-26
日本
CPI:东京都区部:同比(%) 2017/12 --
--
0.3
0
8:50
2017-12-26
日本
CPI(剔除食品):同比(%) 2017/11 --
0.9
0.8
-0.4
8:50
2017-12-26
日本
CPI(剔除食品和能源):同比(%) 2017/11 --
0.1
0
0.1
8:50
2017-12-26
新加坡
CPI:同比(%) 2017/11 --
--
0.4
0
13:00
2017-12-26
新加坡
制造业生产指数:同比(%) 2017/11 --
--
14.6
11.7
13:00

拉美:

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7-12-26
阿根廷
进口额:季调(百万美元) 2017/11 --
--
5,896.00
4,737.00
16:00

二、今日关注:

盛松成:我为什么不赞成目前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转)

 

摘要:虽然面对美联储缩表、加息,美国税改等多重外部环境的变化,但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原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2018年中国的货币政策不紧不松,以不变应万变

虽然面对美联储缩表、加息,美国税改等多重外部环境的变化,但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原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2018年中国的货币政策不紧不松,以不变应万变

1223日,在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举行的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发布会上,盛松成表示,明年的货币政策并不会宽松,未来一段时间内,市场流动性还会比较紧,市场利率将在高位小幅震荡。一方面,我国金融去杠杆取得了一定成效,成果仍需巩固。另一方面,尽管目前我国经济运行仍较平稳,但下行压力犹存,应尽可能避免金融机构将资金成本的上升转嫁给非金融企业,抬升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他特别强调,不赞成目前对存贷款基准利率加息。

首先,美联储加息和我国央行加息含义并不相同,我国加息一般是指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

和美国相比,我国货币政策及其传导机制有所不同。美国利率分为政策利率(联邦基金利率)、金融市场实际运行利率。所谓的美联储加息,是指美国通过提高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引导金融市场实际运行利率。总的来说,美国货币政策是以价格型调控为主导的。而在我国,数量型调控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我国金融市场利率的上升是金融去杠杆导致金融市场流动性紧张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我国的利率体系也较为复杂。人民银行会通过政策利率如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等,来引导金融市场利率(同业拆借利率、债券市场利率等)。有时候市场利率也可能影响政策利率。此外,我国还有存贷款基准利率,是直接影响到非金融企业的贷款成本的。商业银行对实体经济的存贷款利率以基准利率为基础,可以上下浮动。

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并不意味着应当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

第二,我国央行并非跟随美联储的政策。今年3月和12月,美联储加息后,人民银行也随之上调政策利率,但12月上调幅度很小(仅0.05个百分点),而6月则未上调。从汇率的角度看,也不存在为稳汇率而被动加息的情形。近几日,人民币汇率(兑美元)不降反升,再次突破6.6。直接影响汇率的是金融市场利率,而不是存贷款基准利率。从金融市场利率看,目前中美利差仍然维持高位。即便美联储加息,由于此前市场已经有较充分的预期,美国金融市场利率在加息当日并未出现大幅提升。而我国由于金融去杠杆的影响,金融市场利率快速上升。

事实上,我国金融市场利率的上升实际上已先于美联储加息。我国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已较2016年三季度末的2.7%提高了1.2个百分点,而同期美国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提高0.6个百分点左右,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实际上有所扩大,两者相差1.5个百分点。

目前我国金融市场利率高位震荡,7Shibor利率在2.8%左右,城商行1年期银行同业存单发行利率已突破5.2%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为3.9%左右。银行同业存单利率最能反映商业银行对资金的需求程度,其上升幅度也最为明显,这也表明金融去杠杆成效显著。

我们也不存在跟随美联储缩表的问题。美国明年会采取宽松的财政政策与紧缩的货币政策,通过减税和提高赤字率来实现宽松的财政政策,同时紧缩的货币政策表现为加息和缩表。美联储缩表有其必然性。缩表是美联储在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连续多年扩表的结果。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由于量化宽松政策投放大量基础货币,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从20071219日的8913亿美元,扩大了5倍左右,达到了4.5万亿美元。但同期,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不到2倍。而这期间,美国GDP年均增长2%左右,远不及中国的8.6%。所以,中国之前扩表是很正常的,我们并不存在缩表的问题。盛松成说。

第三,从当前经济运行和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角度出发,应当谨慎对待利率的调整,尤其是存贷款基准利率。

一是我国经济增长仍有下行压力,需审慎对待基准利率调整;二是目前我国物价压力不大,CPI同比增速有所回落。11月,CPI同比仅上涨1.7%,较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同时,CPI环比零增长,而上月CPI环比增速为0.1%;三是对存贷款基准利率加息会提高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如前所述,我国商业银行对实体经济的存贷款利率,是以存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上下浮动。而从利率浮动的情况看,今年以来,实行上浮利率的贷款占比在增加。数据显示,今年1-9月,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利率浮动中,上浮的占比从1月份的56.72%,提高到了9月份的68.14%;实行基准利率和下浮利率的贷款占比分别从1月份的19.41%23.87%下降到9月份的18.17%13.69%

应尽可能减少金融机构将融资成本的上升转嫁到实体经济。一点都不转嫁是不可能的,比如人民币贷款中实行利率上浮的越来越多,利率上浮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不仅将抬升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也不利于金融去杠杆。因为直接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相当于为金融机构将资金成本上升转嫁给实体经济提供了背书,我们金融去杠杆甚至可能因此而倒退。

总而言之,为了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推动脱虚向实,盛松成认为,中国目前不太可能选择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