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宏观早报20171101

一、近二交易日经济日程

欧美:

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7-10-31
法国
GDP总量(初值):季调(百万欧元) 2017/09 --
573,397.00
569,641.00
556,052.00
14:30
2017-10-31
法国
GDP(初值):环比:季调(%) 2017/09 --
0.5
0.6
0.1
14:30
2017-10-31
美国
上周红皮书商业零售销售年率(%) 2017/10 --
3.6
3.5
0.6
19:45
2017-10-31
美国
上周ICSC-高盛连锁店销售环比(%) 2017/10 --
-1.1
2
-0.3
19:45
2017-10-31
美国
上周ICSC-高盛连锁店销售年率(%) 2017/10 --
1.3
2.2
2.3
19:45
2017-10-31
加拿大
GDP:不变价:环比 2017/08 --
-0.1
0
0.3
20:30
2017-10-31
加拿大
加拿大:RMPI:总指数:环比 2017/09 --
-0.1
0.9
-0.1
20:30
2017-10-31
加拿大
加拿大:IPPI:总指数:环比 2017/09 --
-0.3
0.4
0.5
20:30
2017-10-31
加拿大
工业品价格指数:同比(%) 2017/09 --
1.5
2.3
-0.3
20:30
2017-10-31
加拿大
原材料价格指数:同比(%) 2017/09 --
6.3
6.3
-2.1
20:30
2017-10-31
美国
国内劳动者报酬:环比(%) 2017/09 --
0.8
0.5
0.6
20:30
2017-10-31
美国
美国:总体报酬指数:国内劳动者:季调:环比 2017/09 --
0.7
0.5
0.6
20:30
2017-10-31
法国
PPI:同比(%) 2017/09 --
2.1
2
-1.5
15:45
2017-10-31
法国
家庭消费支出:环比(%) 2017/09 --
0.9
-0.2
-0.6
15:45
2017-10-31
法国
PPI:环比(%) 2017/09 --
0.5
0.4
0.3
15:45
2017-10-31
土耳其
出口额(千美元) 2017/09 --
11,847,587.90
13,260,664.90
10,901,638.50
15:00
2017-10-31
美国
住房自有率(%) 2017/09 --
63.9
63.7
63.5
22:00
2017-10-31
意大利
失业率:季调(%) 2017/09 --
11.1
11.1
11.8
17:00
2017-10-31
意大利
PPI:同比(%) 2017/09 --
2
1.6
-0.8
17:00
2017-10-31
意大利
PPI:环比(%) 2017/09 --
0.3
0.5
-0.1
17:00
2017-10-31
欧盟
欧元区:失业率:季调(%) 2017/09 --
8.9
9
9.9
18:00
2017-10-31
欧盟
欧盟:失业率(%) 2017/09 --
7.5
7.5
8.4
18:00
2017-11-1
美国
API库存周报:原油(千桶) 2017/10 --
47,616.80
48,125.80
50,266.10
4:30
2017-10-31
俄罗斯
工业生产指数:同比(%) 2017/09 --
7.3
8.1
-0.8
22:00
2017-10-31
俄罗斯
M2(十亿俄罗斯卢布) 2017/09 --
--
39,420.10
36,148.80
22:00
2017-11-1
美国
MBA购买指数(1990年3月16日=100) 2017/10 --
--
228
207
19:00
2017-11-1
美国
MBA再融资指数(1990年3月16日=100) 2017/10 --
--
1,257.60
2,088.00
19:00
2017-11-1
美国
挑战者企业裁员人数 2017/10 --
--
32,346.00
30,740.00
19:30
2017-11-1
美国
ADP就业人数:环比:季调(%) 2017/10 --
--
0.1
0.1
20:15
2017-11-1
俄罗斯
制造业PMI 2017/10 --
--
51.9
52.4
14:00
2017-11-1
英国
制造业PMI 2017/10 --
--
55.9
54.2
17:30
2017-11-1
美国
ISM:制造业PMI:就业 2017/10 --
--
60.3
52.9
22:00
2017-11-1
美国
ISM:制造业PMI:新订单 2017/10 --
--
64.6
52.1
22:00
2017-11-1
美国
ISM:制造业PMI:物价 2017/10 --
--
71.5
54.5
22:00
2017-11-1
美国
建造支出(百万美元) 2017/09 --
--
1,218,312.00
1,164,432.00
22:00
2017-11-1
美国
美国:Markit制造业PMI:季调 2017/10 --
54.5
53.1
53.4
22:00
2017-11-1
美国
制造业PMI 2017/10 --
--
60.8
51.9
22:00
2017-11-1
美国
美国众议院公布关于税制全面改革的提案
--
--
--
--
22:00
2017-11-2
美国
美联储FOMC公布利率决议及政策声明
--
--
--
--
2:00

亚太:

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7-10-31
中国
未列入官方储备的外币资产(亿美元) 2017/09 --
1,916.60
1,918.50
2,091.50
2017-10-31
韩国
工业生产指数:环比:季调(%) 2017/09 --
0.1
0.4
0.7
7:00
2017-10-31
韩国
工业生产指数:同比(%) 2017/09 --
8.4
2.7
-2
7:00
2017-10-31
日本
家庭月均支出:实际同比(%) 2017/09 --
-0.3
0.6
-2.1
7:30
2017-10-31
日本
家庭月均支出(日元) 2017/09 --
268,802.00
280,320.00
267,119.00
7:30
2017-10-31
日本
失业率(%) 2017/09 --
2.8
2.8
3
7:30
2017-10-31
日本
失业率:季调(%) 2017/09 --
2.8
2.8
3
7:30
2017-10-31
日本
工业生产指数:同比(%) 2017/09 --
2.5
5.3
1.5
7:50
2017-10-31
日本
工业生产指数:环比:季调(%) 2017/09 --
-1.1
2
0.3
7:50
2017-10-31
日本
生产者产成品库存指数:环比:季调(%) 2017/09 --
0
-0.6
-0.5
7:50
2017-10-31
日本
生产者产成品库存指数:同比(%) 2017/09 --
-2.4
-2.9
-2.8
7:50
2017-10-31
日本
生产者产成品存货率指数:同比(%) 2017/09 --
-2.8
-4.1
-0.7
7:50
2017-10-31
日本
生产者产成品存货率指数:环比:季调(%) 2017/09 --
1.6
-4.2
0.3
7:50
2017-10-31
日本
生产者出货指数:环比:季调(%) 2017/09 --
-2.6
1.8
0.6
7:50
2017-10-31
中国
官方非制造业PMI:商务活动 2017/10 --
54.3
55.4
54
9:00
2017-10-31
中国
官方制造业PMI 2017/10 --
51.6
52.4
51.2
9:00
2017-10-31
日本
日本央行公布利率决议及政策声明
--
--
--
--
9:00
2017-10-31
印度
CPI-IW:同比(%) 2017/09 --
2.9
2.5
4.1
13:00
2017-10-31
日本
营建定单:同比(%) 2017/09 --
-7.5
-9.1
8.7
13:00
2017-10-31
日本
新屋开工:同比(%) 2017/09 --
-2.9
-2
10
13:00
2017-10-31
泰国
M2:同比(%) 2017/09 --
4.9
4.8
3.9
15:30
2017-10-31
泰国
失业率(%) 2017/09 --
1.2
1.1
0.9
15:30
2017-10-31
泰国
出口额:同比(%) 2017/09 --
12.2
13.2
3.3
15:30
2017-10-31
中国
服务贸易差额:当月值(亿美元) 2017/09 --
-222.5
-245.9
-215.2
17:00
2017-10-31
马来西亚
PPI:同比(%) 2017/09 --
--
6.7
0.4
17:30
2017-11-1
韩国
核心CPI:环比(%) 2017/10 --
0.2
-0.1
0.4
7:00
2017-11-1
韩国
CPI:同比(%) 2017/10 --
1.8
2.1
1.5
7:00
2017-11-1
韩国
CPI:环比(%) 2017/10 --
-0.2
0.1
0.1
7:00
2017-11-1
韩国
核心CPI:同比(%) 2017/10 --
1.3
1.6
1.8
7:00
2017-11-1
中国台湾
制造业PMI 2017/10 --
53.6
54.2
52.7
8:30
2017-11-1
澳大利亚
PMI 2017/10 --
51.1
54.2
50.9
6:30
2017-11-1
韩国
制造业PMI 2017/10 --
--
50.6
48
8:30
2017-11-1
中国
财新制造业PMI 2017/10 --
--
51
51.2
9:45
2017-11-1
印度
制造业PMI 2017/10 --
--
51.2
54.4
13:30
2017-11-1
日本
制造业PMI 2017/10 --
52.8
52.9
51.4
9:35
2017-11-1
韩国
贸易差额(千美元) 2017/10 --
7,327,000.00
13,459,377.00
6,933,217.00
10:00
2017-11-1
韩国
进口额:同比(%) 2017/10 --
7.4
22.6
-4.7
10:00
2017-11-1
韩国
出口额:同比(%) 2017/10 --
7.1
35
-3.2
10:00

拉美:

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7-11-1
阿根廷
工业生产指数:同比:季调(%) 2017/09 --
--
--
--
3:00

二、今日关注:

徐小庆:9月是中期分水岭 市场逻辑从供给转为需求(转)

 

驱动力来自于供给层面的收缩,在9月份商品的调整应该说它的关注实际上已经从供给转向需求,虽然我们仍然认为在未来可预见相当长一段时间,工业品的供给不太可能出现大幅度的增加,但是在需求层面我们认为从宏观的角度来理解,是在发生一些变化,这种变化现在开始引起市场的关注。

所以这就是我今天第一个,我想讲的一个问题,我把它称之为叫,过去三年房地产是一个超级繁荣周期,这个繁荣周期结束了。这个对于我们整个工业品的需求影响还是需要引起重视的。

为什么把它称之为超级繁荣周期,商品房的销售当然有周期特征,它当然是一段时间往上走,一段时间往下走,从这个图上可以去数,过去我们说在横轴以上房地产的销售是正的,横轴以下房地产的销售是负的,大家直观上一个感受就是在正的上面的时间是远远的长于在负的时间的,负的时间都比较短,正的时间是比较长。

大家看左边这个表,过去我们在正的这个区间它所持续的时间,你会看到,2009年到2010年,我们房地产销售持续保持正的时间是16个月,2010年到2011年是13个月,2012年到2014年是19个月,这一次是从20155月份全国的房地产销售数据转正,到今年9月份已经有29个月的时间,所以称之为叫超级繁荣周期,因为它持续的时间已经远远长于了过去任何一个周期当中所持续的时期。

我们假定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和平均的水平偏离太远,如果你现在在这个正的上面持续的时间越长,就意味着你在负的时间接下来也有可能会持续比较长的时间。

比如说2012年到2014年那一次,房地产的销售持续了19个月正的水平,当它跌到负值以后,它在负的区间上基本上是保持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个时间要比20102011还有20122013年的这个负的时间是要长,这就是因为他在正的区间持续的时间比过去要长,如果我们这一次在整个的销售为正的时间持续了将近两年多时间的时候,如果现在开始转负的话,我们简单的去拍脑袋考虑这个问题,我认为它在负的区域所持续的时间不会低于一年。

因为过去的上一轮在负的区间持续的时间它都有15个月时间,而这一次理论上不会比上一次短,因为这一次销售在正的持续时间太长,假定我们的人口结构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我们对房地产的需求至少从总量的角度来讲应该是稳定的增长,不可能出现大的跳跃式的增长,那么过去29个月其实它已经消耗掉相当大数量的需求,投机性的需求或者购买力,这个我们要注意一点,把它称之为叫繁荣周期的一个结束。

从每年商品房的销售面积来讲其实它的中枢一直往下走,我们可以看到这条趋势线往下走,这也很容易理解,中国的人口高增长已经过去,中国的人口趋于老龄化,大家不可能一辈子在一直不停的买房,房地产的增速持续下降,像GDP增长一样,从10%几跌到8%,再到6.5%7%,按照这条趋势线过去两年房地产的增速高于趋势线,接下来如果它低于趋势线,你可以看到明年它应该也是一个负增长,现在的问题只是说它负多少的问题,上一轮房地产销售负增长的时候是负67%,一年下滑67%,这一次会不会超过这个水平,比如说到10%15%的下滑。

这个对于商品的需求影响可能就比较大了,因为你现在去判断供给的时候当然你也认为明年供给产量相对今年可能是收缩,只能说可能,但是这个东西也很难讲,你说现在只是一部分城市。

就像最近讨论黑色一样的,你虽然限了2+26个区域,但是其他的不受限制的这些区域,包括东北包括西北它的富产其实是超出预期的,因为你只要有高利润,本能的驱动他一定会增加生产,如果环保的这些问题符合要求的话,肯定是会拼命的生产。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房地产的销售到明年,我想负是一个大概率,只是多少的问题。这一轮房地产它之所以能够持续这么长的时间的话,是因为所有的城市都经历了一个销售的高峰,大家看这个图,黄颜色这个线是一线城市,一线城市销售高峰在2015年,今年一线城市跌的最多,跌了25%,销售面积,二线城市是最上面这条灰色的线,它的销售高峰是在2016年,它到今年销售面积已经基本上跌到零这个水平,今年最主要的销售是在三四线,三四线到今年大概还有20%的销售增长,所以在过去三年当中,连续三年房地产的销售都是正的,其实分阶段各个城市轮涨一个特征。

三四线是现在整个房地产销售的主力,它背后的原因,当然跟三四线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人均GDP已经达到了5千美元以上,它买房子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消费升级的提现,人的基本需求是衣食住行,衣食都满足的情况下,自然他要提高他居住的品质,所以他会买房,买房因为我们的三四线城市房价收入比现在并不高,中国绝大部分的城市来讲,房价收入比大概都是在七到八年的水平,应该说它不算很离谱。

国外当然更合理的水平是在56年,但是我们的大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基本上都是在10%,像北上广深的城市这种城市会达到20年以上,所以说三四线城市现在购买力这么旺盛本身跟他的房价不高有关系。但是经过今年这么一年的上涨,其实绝大多数的城市,包括小县城,城镇的这些城市的房价也已经都创出历史新高,已经不再是大城市创历史新高,今年是所有的小城市的房价也已经创历史新高。

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三四线城市它的房价的涨幅和当地老百姓收入的涨幅做一个类比,收入是红色的线,房价是黄色的线,在过去两年收入的增长比房价高,今年你可以理解为是过去几年的收入持续相对比较高的增长,而房价相对不涨的购买力的集中的释放。但是到今年我们可以看到它的房价,实际上去年房价的涨幅已经超过居民收入的涨幅,今年肯定不用讲,今年房价的涨幅进一步高于收入的涨幅。也就是说实际上对于三四线城市来讲,它的房价收入比其实也在往上走的,比之前要差。

在这一轮的房地产这么强劲销售的背后,它最重要的推动力量来自于居民大量的借贷,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销售额每年上一个台阶,但是背后所对应居民每年贷款的增量占当年房地产销售的比值,它也是在持续的上升的。现在这个比值已经达到了60%70%的水平。而且我们要问的一个问题是,这是总量的概念,我们可以看到总量居民的杠杆加的非常厉害,关键最重要是结构,我讲结构是什么意思?

大家看一下,这个图比较有意思,红颜色的柱子是反映三四线房地产占整个销售的比值,黄颜色这各柱子反映的是居民的贷款占房地产销售额的比值,你看过去,如果我们的房地产销售当中大部分是来自于三四线城市,也就是意味着红色的柱子是往上走的,实际上你会看到居民的贷款杠杆比率是往下走的。

也就是说,我们过去的居民的杠杆主要是用于一二线城市,因为只有一二线城市房地产的总价比较高,这时候老百姓会觉得他买房,如果要全款付掉会很困难,所以他才会动用杠杆,当你看到过去三四线购房量起来其实的款不会大幅度增加,因为大部分的贷款集中在一二线,跟原来的走势是反向的,但是你看这一轮我们房地产两个东西的变化是同向,同向意味着在一年一线和二线的房地产销售已经转负的情况下我们今年整个居民的贷款增长还有20%的增长。

我们今年居民的贷款大部分的投放不是投放在一二线城市,而是投放在三四线城市,我们三四线城市的购房也在大量的动用银行的贷款来买房,也就是说整体的居民的杠杆的比率提升,已经不是一个总量的问题,是在各个城市都有。那么这个问题是已经值得引起重视,因为三四线它本身的房地产原来的总价是不高的,如果居民也在拼命借钱买房,意味着他对未来的购买力透支已经到了一个值得引起重视的程度,这是我们看到这一轮房地产繁荣周期当中和过往周期当中所不一样的特征。

这个是我们现在整个居民债务总量和每一年收入的比值,相当于你们这个企业每年的债务和你这个企业的每年收入比值是一样的,我们可以用这个比值简单的去衡量,相当于说你的违约风险或者你的信用风险。这个比值在过去两年的时间它上升了将近20个百分点,这个上升速度是非常快的,之前的话我们可以看到最早的时候它上的也很快,因为那个时候还很低,中间比较平缓,最近又开始加速往上走了,到了现在我们整个居民的债务比上我们居民的收入的比值已经超过一倍了,什么意思?就是我们现在居民一年的总收入低于我们居民总体的负债。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如果把我们的这个数和美国的数放在一起来看,我想出乎大多数意料,因为大多数人认为中国居民的资产负债表非常健康,中国老百姓非常喜欢存钱,不喜欢借钱去消费,实际上我们现在的比值其实已经超过美国,美国它在次贷危机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上面红颜色这条线美国居民的债务和美国老百姓收入的比值,这个比值在次贷危机的时候最高的,那个时候是1.4倍,在美国达到1.4倍之后爆发了居民的大量的违约风险,然后接下来居民开始去杠杆,到现在来讲美国居民的债务比上收入大概只有一倍多一点。

而现在中国也有一倍多一点,当然我不是在这里危言耸听,我不是说中国马上要出现中国版的次贷危机,毕竟美国在出现危机的时候到达了1.4倍这样高的水平,中国远没有到达个水平,但是我要说的意思是,中国老百姓的债务水平和他的收入的比值已经处在一个非常不低的水平,应该说比大多数人的预期都是要高的。

这样的话你在这样一个水平上,你如果继续预期,未来每年我们的房地产销售,我不用说很乐观,每年的房地产销售还能够保持510%的增长,我认为这都已经是非常乐观的判断,我认为是很困难的。因为如果你的房地产销售每年保持在5%10%,假定是面积的增长,假定房价不跌,意味着每年房地产的销售额至少10%以上的增长,你就要求,如果你不能让这个债务比率进一步恶化,就要求居民的收入增长每年要保持在10%以上,但是我们GDP的增长,名义的GDP增长现在一年也就10%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房地产在未来一段时间你的销售面积能够有一个5%左右的增长其实就已经很好了。实际按照长期趋势来讲最后没有增长,同样每年都是卖到1314亿平米,我能保持这个量就不错,能保持这个量意味着每年实际上从销售角度来讲没有增长,当然它可能价格有可能增长,这个值得引起重视的。

现在银行也确实开始意识到今年的向居民的贷款投放力度过大,我们今年银行55%的贷款都是投到居民部门,五年前,我们大概银行的贷款只有30%左右,投到居民部门。但是大家也知道过去几年企业在不停的收缩它的债务水平,企业现在不愿意从银行拿贷款,因为它也不做投资,银行向企业做大量的贷款投放本身就很困难,所以他不得不想办法把它的钱花出去,在居民部门上动脑筋,所以居民部门的增长,你看过去一直是20%以上的增长,每年的债务增长都是20%

今年居民部门中长期的贷款增速它已经开始往下走了,但是短期的贷款增长速度还是很高,而且今年短期的贷款增速已经超过了中长期贷款增速,短期贷款到哪里去了,短期贷款其实也有可能流到房地产市场,这就是现在大家说的消费贷的问题。

短期贷款都是消费贷款,就是说不需要拿房地产做抵押,或者不需要通过购房,就可以从银行拿到一个贷款额度,时间一般是一年左右,这些钱一般是为了临时的周转或者首付的问题,因为现在首付比率提高了,原来是两成就可以,现在可能要三成甚至是四成,如果房价总价很高的房子显然付不起首付,现在监管机构开始清查消费贷的问题,消费贷有多少流入了房地产市场,所以消费贷这一块贷款增速其实往后看也会往下走。

整个居民的贷款增速融资增速我觉得明年,从国家一个最大的特点,什么东西都是逆周期的,就像过去企业拼命加杠杆的时候,政府拼命的压,现在居民加杠杆的热情被带起来之后,政府也会担心这个东西不及早控制的话,未来就有可能成为新的金融风险的一个源头,所以它要去开始控制,所以明年会看到整个居民的融资也会开始压缩,也就是说我们整个去杠杆会从企业部门转向居民部门。

我们现在的居民每年的收入有多少是用于购房,大概30%。在过去来讲,红颜色这根线是每年的购房支出和收入的比值,只要这个比例达到30%的水平基本上就很难上去,方面的销售也就很快就会下来。因为你不可能要求老百姓每年的收入在房地产的资助上能够无限制的持续往上升,这是不现实的。

利率也是在往上走的,就是我们现在住房按揭贷款利率,我们理财的收益率这些都是购房的机会成本和融资成本,这些利率水平它也是往上走的,这个图我们用的反向的关系来画,红颜色这一条线是利率,黄颜色这条线是房地产的销售面积,右轴是反的,也就是说红色的线往下表明利率上升,在上升的环境下就会看到整个房地产的销售面积也会持续的收缩。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推动今年三四线房地产销售大量增加的就是这个棚改和货币化,棚户区改造每年都在做,但是在最近几年我们把这个做的方式做了一些变化,我们在做的方式当中增加了货币化的方式,所谓货币化的方式我们用钱的方式来帮助三四线的老百姓去买房。

比如说我们这个县城里面盖的新房,原来库存去不掉,现在鼓励你去买,买的时候把原有的地让出来,给你一笔钱,这个钱通过货币化的方式来解决的,但是这个钱谁出的?像今年的商品房销售面积大概有20%应该说跟棚户区改造带来的货币化安置有关系的,这个钱主要来自于国开行,国开行大概占到整个棚户区改造资金的70%,但是大家知道国开行现在的问题在哪里,因为我们今年的金融去杠杆导致我们的债券收益率一直往上走。

昨天大家最大的新闻讲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又创了新高,到了快3.8%的水平了,国开行现在在债券市场发行十年期的债券它的利率已经快到4.5%4.5%是一个什么概念,其实现在国开行整体的贷款,贷出去的贷款收益也就是5%出头,如果你做这些项目,这些项目都是政策性的项目,不可能像商业项目那样要求非常高的贷款利率,其实企业到银行拿贷款可能6左右,基准利率大概5左右,稍微有一些上浮也就是到6左右,国开行的贷款项目也就是比这个利率要低,平均国开行的发债成本在4%以上,如果它贷款5%去做,意味着它的利差持有不到一个百分点,如果再考虑其他的综合成本。

所以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其实国开行它今年的发债的量已经在下降了,相应的,它把这些发债的资金,因为国开行是没有存款的,国开行所有的贷款投放都是通过发债获得的,他把发债的资金再用于这些项目的投放的量自然也会下降,因为它的发债成本已经越来越高。所以这一块的资金其实也是在放宽的。

积极的一面大家看到开发商拿地热情非常的高,土地的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