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宏观早报20160822

一、近二交易日经济日程

欧美:

当地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6/8/19
德国
PPI:同比(%) 2016/07 --
-2
-2.2
-1.3
2016/8/19
德国
PPI:环比(%) 2016/07 --
0.2
0.4
0
2016/8/19
加拿大
核心CPI:环比(%) 2016/07 --
0
0
0
8:30
2016/8/19
加拿大
CPI:同比(%) 2016/07 --
1.3
1.4
1.3
8:30
2016/8/19
加拿大
核心CPI:同比(%) 2016/07 --
2.1
2.1
2.4
8:30
2016/8/19
英国
中央政府净借款(十亿英镑) 2016/07 --
-1
8
-1.2
9:30
2016/8/19
英国
中央政府经常预算差额(十亿英镑) 2016/07 --
3.8
-5.8
3.4
9:30

亚太:

当地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6/8/19
印度
CPI-AL:同比(%) 2016/07 --
--
6
2.9
2016/8/19
韩国
PPI:同比(%) 2016/07 --
-2.4
-2.7
-4.1
6:00
2016/8/19
韩国
PPI:环比(%) 2016/07 --
-0.1
0.2
-0.4
6:00
2016/8/19
日本
非农产业活动指数 2016/06 --
103.4
98.2
103.4
13:30
2016/8/19
中国台湾
经常项目差额(百万美元) 2016/06 --
17,131.00
20,037.00
15,773.00
16:20
2016/8/19
中国台湾
GDP:同比(%) 2016/06 --
0.7
-0.3
0.6
17:00
2016/8/22
中国澳门
CPI:同比(%) 2016/07 --
--
2.3
4.8
2016/8/22
中国香港
CPI:同比(%) 2016/07 --
--
2.4
2.5
2016/8/22
中国台湾
失业率(%) 2016/07 --
4
3.9
3.8
8:30

拉美:

当地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6/8/22
墨西哥
GDP:同比(%) 2016/06 --
--
2.6
2.3
2016/8/22
墨西哥
GDP总量:折年数(百万墨西哥比索) 2016/06 --
--
18,482,682.40
17,919,431.90


二、今日关注:

诺奖得主斯蒂格里茨:主导西方三十年的新自由主义已死(转)

 

Joseph Stiglitz曾因对信息不对称理论的贡献在2001年获得诺贝尔奖,并曾担任克林顿政府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其继任者是现任美联储主席的耶伦。斯蒂格里茨称,对于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潮的共识已经终结。其在新书《欧元:统一货币如何威胁欧洲未来》中称,在西方过去30年来一直处于统治地位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已奄奄一息。

自上世纪80年代末,所谓的华盛顿共识正式具化新自由主义以来,新自由主义一直牢牢占据着全球主要西方经济体和组织,如IMF及世界银行的思维框架。简单而言,新自由主义倡导自由贸易、市场开放、私有化、放松管制、减少政府开支等,以增加私人部门在经济中的比重和作用,并认为这是促进经济增长的最佳方式。

80年代里根和撒切尔夫人在美国英国的施政方针被认为是新自由主义的经典范例。而之前英国奥斯本和卡梅伦的经济政策实际上仍是新自由主义的延续。

然而,08年经济危机让学界和政界均开始质疑新自由主义是否还能继续发挥应有的作用。全球经济在过去几年的增长迟缓和不平等加剧让这种质疑愈发具有现实意义和影响力。

斯蒂格里茨本人就是坚定的质疑者,他认为自80年代以来主导世界的新自由主义乐观情绪已经终结。在接受Business Insider采访时,斯蒂格里茨从学界和政界两方面简述了终结的原因:

学生们对于新自由主义如何发挥作用已经兴趣全失,他们现在的关注点在于理解市场失效原因,以及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因为市场失效的例子在全球俯拾皆是。目前的这种学风不管在微观经济学还是宏观经济学都很流行,已经成为主导性思潮。

在政界也同样如此。当然,美国的有些右翼人士并不认同这点,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市场运行确实不完善,他们的问题关注点在于政府仿佛也无力改变这一现实。

因此新自由主义的核心理念:市场在没有干预的情况下可以最有效地提升经济增长,已经被广泛质疑。人们已经意识到,新自由主义认为市场总是有效的并不成立,并将关注点转移到政府如何运作才能降低市场的无效性。可以说,不管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新自由主义已死。

斯蒂格里茨并不是唯一一个宣称这一观念的大佬IMF的三位经济学家Jonathan OstryPrakash LounganiDavide Furceri 虽然没有直言新自由主义的生死,但是均已公开质疑新自由主义的有效性,特别是其所带来的不平等问题:

金融开放所带来的不平等问题本身就会阻碍经济增长,这让新自由主义的合理性大大下降。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不平等问题会大大降低经济发展水平和持续性。

许多人其实已经在思考相同的问题:新自由主义的某些方面可能需要重新定义。危机让人们意识到,我们一直以来奉为圭臬的框架并不完美。